Категории продуктов

从五个方面定量分析中东欧16国经营及商业环境
2018-01-17 21:19:29
     【中俄资讯网摘要】中东欧16国位于“一带一路”沿线,是欧洲的东部门户。发展中国—中东欧经贸关系是实践“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举措,也是推进中欧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中国—中东欧经贸合作还处于起步阶段。从经济发展状况、国家竞争力水平、宏观环境的运营障碍、企业运营的难易程度和对外经贸联系5个方面定量分析中东欧16国经营环境,以利于中国企业熟悉中东欧16国经营环境,拓展16国市场。
    [作者简介]郜志雄,男,副教授,国际贸易研究所所长,硕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研究方向:跨国公司与外国直接投资,国际贸易(国际知识产权贸易、跨境电商)。
    -----------------------
    中东欧地区是一个地缘政治概念,泛指欧洲大陆地区受苏联控制的前社会主义国家,中东欧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称呼。对于中东欧国家包括哪些国家,并无统一的界定标准。根据联合国、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类标准,中东欧国家(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an Countries,CEEC) 特指位于中东欧地区的12个国家,包括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捷克、爱沙尼亚、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1]。2012年4月,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波兰,与上述12国家及波黑、马其顿、黑山和塞尔维亚4国的国家领导人共同举行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并宣布推进同中东欧16国务实合作的“十二项举措”。以此,“中东欧16国”的概念正式形成。中东欧16国是一个经济社会发展程度不同的国家集合体,其中,欧盟成员国11个(除阿尔巴尼亚、波黑、黑山、马其顿和塞尔维亚外的11国)、欧元区6个国家(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属于欧元区,黑山也使用欧元)和8个国家(爱沙尼亚、波兰、捷克、立陶宛、拉脱维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匈牙利)在申根区①,14个WTO成员(除波黑和斯洛文尼亚以外)。中俄资讯网经贸实务栏目。
    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经贸合作历史悠久,两千多年前的“丝绸之路”为中国和中东欧经贸往来架通了桥梁。中东欧国家是第一批与新中国建交的国家,在新中国外交中占有重要地位。21世纪以来,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经贸合作发展迅速。2009年,塞尔维亚时任总统塔迪奇访华,塞尔维亚成为首个同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中东欧国家,其后2011年和2016年,波兰和捷克分别与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2012年,中国与中东欧国家领导人齐聚华沙,《中国关于促进与中东欧国家友好合作的十二项举措》开启了“16+1”合作机制。《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布加勒斯特纲要》(2013)、《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贝尔格莱德纲要》(2014)、《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苏州纲要》(2015)、《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中期规划》(2015)和《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里加纲要》(2016)的签署与发布标志着“16+1”机制逐渐趋向成熟。本文从中东欧16国经济发展状况、竞争力状况、宏观环境中企业运营的最大障碍、微观视角下企业运营的难易程度和对外经贸协定签署情况分析中东欧16国经营环境,以期增加中国企业对中东欧16国的认识,促进中国—中东欧经贸合作的發展。
    一、【中东欧16国的经济发展状况】
    中东欧16国经济规模差异较大,波兰的GDP规模最大,2008年历史最高值为5302亿美元,其后依次是捷克、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等,黑山的经济规模最小。2000—2008年期间,16国GDP全呈现逐年增长趋势,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影响,2009年16国GDP出现衰退,此后多数国家的经济在波动中增长,但少有超过2008年经济规模。2000—2015年,总体上,中东欧16国增长速度较快,塞尔维亚的年均复合增长率最高,达121%,其次是罗马尼亚(11%)、黑山(98%)、爱沙尼亚(97%)、保加利亚(92%)等,增长最低的国家斯洛文尼亚也超过5%。16国中,斯洛文尼亚、捷克、斯洛伐克、爱沙尼亚、匈牙利、克罗地亚、立陶宛、拉脱维亚、波兰的人均GDP平均值超过10000美元,处于国际投资发展周期理论(邓宁,1981;1986;1996;UNCTAD,2006)第3阶段,即对外直接投资持续增加,对外直接投资的净值为负但在减少。除上述国家外,罗马尼亚的人均GDP也高于中国。
    整体上看,中东欧16国的CPI水平处于降低的趋势,近3年绝大多数国家的通货膨胀率没有超过2%,低于2%的欧洲通货膨胀目标规定。但这些国家债务风险较高,外债债务率为外债存量与当年商品/服务出口及基本收入之和的比率,该指标反映当期出口外汇收入对国家外债的支撑程度,能有效测量一个国家的外债负担和外债风险。国际上公认的债务率警戒线是100%。2000—2014年间,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波黑、马其顿、黑山、罗马尼亚、塞尔维亚的外债债务率多数都超过了债务率的警戒线。中俄资讯网经贸实务栏目。
    二、【中东欧16国的全球竞争力状况】
    在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报告》中,全球竞争力指数从3方面用12项主要竞争力因素度量世界各国的竞争力水平,该指数是决定一个国家生产力水平的一整套政策、制度和影响因素的集合。3个方面指基本要求、效率增强和创新与完备性要素,12个指标包括法律和行政架构、基础设施、宏观经济环境、卫生和基础教育、高等教育和培训、商品市场效率、劳动力市场效率、金融市场发展、技术、市场规模、商业环境完备性和创新。根据《全球竞争力报告2016—2017》,在中东欧16国中,爱沙尼亚和捷克的竞争力较强,其综合排名为第30名和31名,接近中国的名次(28名),其他国家排名在40名之外;爱沙尼亚在基本要求、效率增强和创新与完备性方面的排名分别为第20名、第28名和第33名,前两项超过中国,第三项略逊于中国,中国的三项排名分别为第30名、第30名和第29名。
    三、【宏观视角下中东欧16国企业经营的最大障碍】
    根据世界银行2013年对企业所有者和高層经理访谈,在15个商业环境因素中,186%的阿尔巴尼亚企业、287%的保加利亚企业、197%的捷克企业和301%的马其顿企业,认为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是制约企业经营的最大障碍;波黑和塞尔维亚较多的企业则认为是政治不稳定,多个国家的较多企业认为税率是最大障碍。不同行业、不同经营类型、男女性别的总经理和不同规模企业在选择障碍时会有一定的差别。
    (一)经营中制造业企业和服务业企业的最大障碍存在差异
    大多数国家的制造业企业和服务业企业在经营最大障碍上看法是一致的,如爱沙尼亚、克罗地亚、匈牙利、拉脱维亚、黑山、波兰、斯洛伐克、罗马尼亚(都是税率)、保加利亚和马其顿(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波黑和塞尔维亚(政治不稳定)。但部分国家制造业企业和服务业企业对制约其发展的障碍有一定的差异,如较多的阿尔巴尼亚制造业企业认为其经营的最大障碍是电力,而较多的服务业企业选择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较多的捷克制造业企业眼中的最大障碍是融资,较多服务业企业认为是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立陶宛制造业企业认为最大障碍是融资,服务业企业认为是税率;斯洛文尼亚制造业企业认为最大障碍是政治不稳定,而服务业企业认为是税率。
    (二)从事出口业务和国内业务的企业认同的最大障碍在不同国家存在差异
    从企业经营类型看,有的国家的出口企业和非出口企业的眼中的最大障碍是相同的,如克罗地亚、匈牙利、拉脱维亚、波兰、斯洛伐克、罗马尼亚较多的出口企业和非出口企业认为最大的障碍都是税率;波黑、塞尔维亚出口企业和非出口企业选择政治不稳定,保加利亚认同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也有的国家出口企业和非出口企业选择的最大障碍不同,如捷克、爱沙尼亚、立陶宛、黑山的出口企业选择融资,非出口企业认为是税率;阿尔巴尼亚出口企业选择税率,非出口企业认同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马其顿出口企业认为未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非出口企业选择未注册或非正式商业活动;斯洛文尼亚出口企业认同税率,非出口企业认为是融资。
    (三)在不同性别的企业总经理眼中企业经营的最大障碍存在差异
    在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波兰、黑山、拉脱维亚、匈牙利、爱沙尼亚男性与女性总经理对最大障碍的看法基本一致,认为最大障碍是税率,捷克(非正式的行业活动)、波黑和塞尔维亚(政治不稳定)也是同样的。但斯洛文尼亚(多数女性总经理认为税率是最大障碍,男性总经理认为融资)、马其顿(男性-融资,女性-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立陶宛(女性-税率,男性-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克罗地亚(女性-融资,男性-税率)、保加利亚(女性-政治不稳定,男性-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阿尔巴尼亚(女性-电力,男性-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是有差异的。中俄资讯网经贸实务栏目。
    (四)大中小规模的企业选择的最大障碍不尽相同
    有些国家不同规模的企业遇到的最大障碍因素是相同的,如较多的克罗地亚、拉脱维亚、斯洛伐克和罗马尼亚的大(100人以上)中(20-99人)小企业(5-19人)都选择税率是经营中遇到的最大障碍,而波黑和塞尔维亚的不同规模企业认为最大障碍是政治不稳定。有的国家不同规模的企业选择的最大障碍是有差异的,如阿尔巴尼亚和马其顿的中小企业选择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是其最大障碍,而大企业认为电力是其最大障碍;捷克和保加利亚的中小企业,以及爱沙尼亚和立陶宛的大企业认为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是企业最大经营障碍,而较多的捷克、保加利亚的大企业认为最大障碍分别是政治不稳定、融资;爱沙尼亚和匈牙利的中小企业、立陶宛和黑山的小企业、斯洛文尼亚的中企业认为是税率,立陶宛的中型企业选择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为最大障碍;匈牙利的大企业和黑山的中企业认为最大障碍是劳动规则,黑山的大企业、斯洛文尼亚的小企业及大企业分别认为海关与贸易规则、政治不稳定和税务管理是最大障碍。
    四、【微观视角下中东欧16国企业运营的难易程度】
    世界银行的“做生意”(Doing Business)报告,从企业层面用开办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证、获得电力、登记财产、获得信贷、保护少数投资者、纳税、跨境贸易、执行合同、办理破产10个指标来度量东道国的营商环境。根据Doing Business 2017,190个经济体中,马其顿的总排名为第10名,在中东欧16国中最靠前,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也进入全球前20的行列,分列第12名和第14名;相比较而言,波黑的营商环境最差,排名第81位,除波黑外,其他国家的排名均高于中国,中国的排名为第78位。从单项因素看,克罗地亚等6个国家在跨境贸易单项指标上排名全球第1,立陶宛在注册财产指标上排名第2。
    五、【中东欧16国对外经贸联系】
    企业在中东欧16国注册后就是注册地所在国的外资企业,享受该国的国民待遇。根据WTO统计,目前中东欧16国对外协定有6类:一是11个国家加入欧共体的协议;二是阿尔巴尼亚、波黑、黑山、塞尔维亚、马其顿5国参与的中欧自由贸易协定(CEFTA);三是欧洲自由贸易联盟(EFTA)与阿尔巴尼亚、波黑、黑山、塞尔维亚、马其顿5国签定的自由贸易区(FTA)协定;四是欧盟与阿尔及利亚、黑山和塞尔维亚FTA协定;五是欧洲经济区(EEA)服务协定;六是16国中的个别国家与俄罗斯、土耳其及乌克兰间的FTA协定。中俄资讯网经贸实务栏目。
    综上分析,中东欧16国的经济规模差异较大,总体上看,2000—2015年各国历年GDP的增长率有明显差异,但中东欧16国经济增长速度较快,斯洛文尼亚、捷克、斯洛伐克、爱沙尼亚、匈牙利、克罗地亚、立陶宛、拉脱维亚、波兰的人均GDP平均值超过10000美元。近3年绝大多数国家的通货膨胀率没有超过2%,但国家债务风险较高。就国家竞争力而言,除爱沙尼亚和捷克的竞争力较强外,其综合排名接近中国,其他国家竞争力均逊于中国。在中东欧16国,税率、未注册或非正式企业活动、政治不稳定等宏观因素是多数企业选择的最大经营障碍,从微观环境看,在中东欧16国(除波黑外)开公司比较容易。同时,利用好中东欧16国对外签署的FTA协定,可享受协定中所规定的优惠税率。
    --------------------
    [注释]
    ①1985年6月14日,联邦德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5国在卢森堡小城申根(Schengen)签署了《申根公约》,该公约于1995年7月正式全面生效,申根公约的成员国称“申根国家”或者“申根公约国”,成员国的整体又称“申根区”。根据申根公约,各成员国家之间取消边境管制,持有任意成员国有效身份证或签证的人可以在所有成员国境内自由流动。
    [参考文献]
    [1]杜莉,谢皓中美货物贸易互补性强弱及性质的动态变化研究[J]世界经济研究,2011(4)
    (责任编辑:郭丽春)
Обратно вверх